讓我們一起慢慢看清這個世界

投資心得 - No.31

為什么A股老是高開低走?

《月風投資筆記》

(一)

其實如果不出意外的話,A股今天(3月27日)也應該是正常“高開低走”的一天。

3月26日晚,G20歷史上的首次視頻峰會召開,G20成員領導人及疫情較為嚴重的西班牙、瑞士、新加坡等部分非G20領導人出席。這是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中國參加的首場重大國際活動。

在本次峰會上,中國提出:疫情對全球生產和需求造成全面沖擊,各國應該聯手加大宏觀政策對沖力度,防止世界經濟陷入衰退;要實施有力有效的財政和貨幣政策,加強金融監管協調,共同維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

當時美股股指期貨全線大幅反彈,最終帶動標普500指數收盤大漲6.24%,代表A股夜盤的A50指數期貨在今天凌晨也收漲2.96%,收于12878點。

但是毫不意外的是,今天早上開盤,A50指數僅上漲1.29%,上證綜指開盤僅上漲1%,盤中深證成指一度翻綠。

起碼今天,你不能把鍋甩給外資,北向資金今天全天都是維持在凈流入的,誰在大幅割肉?——內資,或者說,習慣于高開低走的內資。

結果就在中午(3月27日)收盤之前,北上資金做了一個偷襲,瞬間流進來20億資金,把上證指數直接打上了日內新高。——打了剛剛做完高拋準備做低吸的內資一個措手不及,而僅僅只花了20億。

所以,這里就出現了一個問題:為什么A股部分投資者喜歡高拋低吸,為什么A股老是習慣性的高開低走?

(二)

A股有一個地方很有意思,叫做預期差博弈,最早確實是由黃所長提出而且慢慢讓市場接受這種邏輯的,畢竟黃所當年是申萬研究所的所長,而申萬研究所又確實是當時賣方服務高速發展期的黃埔軍校。

那句:股價不是樹上的花,是人們心里的花,整整影響了一代研究員和基金經理。

所以這導致了什么,A股開始不再簡單基于基本面做博弈和交易,而是基于對基本面的預期差做博弈,甚至基于預期投資人對于基本面的預期差來做博弈和交易這種二階導,理論上可以無限套娃。

舉個例子的話:

0階導:公司發布業績增長30%,股價上漲;1階導:公司發布業績增長30%,超出人們20%的一致預期,股價上漲;2階導:公司發布業績增長30%,但是一部分提前知道消息的人,預期到人們覺得這個30%超預期業績會追著買入,然后提前埋伏。在業績爆出當天賣出,股價高開但是大幅低走,形成股價頂部;3階導:一部分更聰明或者更厲害的人,知道有那一批提前知道消息的黃雀在提前買入守著螳螂,所以更加提前的做局,在業績明朗的2個月前股價開始異動,在信息爆出的2天前開始橫盤,前一天或者當天股價就提前暴跌;

所以這里非常有意思:為什么A股有那么多高開低走,就是因為信息不對稱越來越明顯,所以大家都在這里做2階導甚至更高維度的博弈

這還會導致一個意外的結果,那些只看公開業績和信息的普通價值投資者會被迫退出這個市場,讓市場整體風格更加的博弈化,以至于A股有段時間短線和打板風格非常流行。

因為普通人做價值投資真的很難受,經常就是高開低走一碗大面。

這甚至派生出了很多主流性的投資理論,比如馮柳總的“弱者理論”,凱恩斯的“選美理論”,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等等,比如凱恩斯提到:“別猜那個你認為最漂亮的美女能夠拿冠軍,而應該猜大家會選哪個美女做冠軍。”就是最典型的二階導。

(三)


《鹖冠子世賢第十六》里提到:魏文王曾求教于名醫扁鵲:“你們家兄弟三人,都精于醫術,誰是醫術最好的呢?”扁鵲:“大哥最好,二哥差些,我是三人中最差的一個。”魏王不解地說:“請你介紹的詳細些。”扁鵲解釋說:“大哥治病,是在病情發作之前,那時候病人自己還不覺得有病,但大哥就下藥鏟除了病根,使他的醫術難以被人認可,所以沒有名氣,只是在我們家中被推崇備至。我的二哥治病,是在病初起之時,癥狀尚不十分明顯,病人也沒有覺得痛苦,二哥就能藥到病除,使鄉里人都認為二哥只是治小病很靈。我治病,都是在病情十分嚴重之時,病人痛苦萬分,病人家屬心急如焚。此時,他們看到我在經脈上穿刺,用針放血,或在患處敷以毒藥以毒攻毒,或動大手術直指病灶,使重病人病情得到緩解或很快治愈,所以我名聞天下。”魏王大悟。也就是說,真正獲得世人美譽的,大概率不是扁鵲的大哥二哥,而是扁鵲,新冠防疫、拯救股災等其他事件的處理也是如此。




更關鍵的是,許多人經常還真的能把事情搞砸,于是進一步加深了大家的固有印象。

所以,A股就是這么高階導博弈,就是這么任性,就是這么喜歡高開低走,就是提“穩穩穩”就會暴跌的市場,慢慢習慣吧。

而能跨越這一切的方法,只能靠對短線波動徹底免疫的佛性,以及對公司最為堅韌的耐心和信心。

別讓心中的花亂開,就等樹上的花開就行了。

全文完,感謝您的閱讀,請順手點個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