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給我以我所要的東西吧,同時,你也可以獲得你所要的東西。”

——亞當斯密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本不富裕的我,雪上加霜。

無意中看到愛心助農活動,蘋果5斤只要14元,新鮮蔬菜5斤15元,不僅可以幫助貧窮的我熬過這段艱難的日子,還能善心接力,幫助農民伯伯渡過難關,一舉兩得,買它!

收到蘋果的時候,我笑得像個孩子——接下來的晚餐有保障了。

迫不及待拆開快遞,笑容僵在臉上,一箱蘋果9個有5個都發霉了!

花也不太新鮮,甚至發霉了,這個“愛心助農”,簡直就是把我的愛心按在地上摩擦!

以上敘述不是虛構,是我最近的真實經歷......突然想起來,其實在很早之前,我就已經踩過“愛心助農”的坑了......那時候我還是一個剛畢業不諳世事的小年輕,看到有博主發了“救救老爺爺,滯銷黃桃虧本甩賣”的消息就一頭熱下單了,結果就收到了一箱全部腐爛的黃桃(苦笑.jpg)。

本以為這次疫情,水果蔬菜是真的滯銷了,老爺爺們也是真的沒辦法了,所以義無反顧加入了“助農”大軍,沒想到,我還是太年輕了......

結果各位也看到了,實在是慘不忍睹(在哪里摔倒就要在哪里繼續)。

這個時候我又想,這么慘的不會只有我一個人吧?于是我又去各大平臺看了下,果然,當看到有人更慘的時候,心里就會平衡很多(人吶,使不得!)

愛心助農,拼的就是運氣?

愛心助農這個事兒,經常網上沖浪的朋友應該都不陌生,隔三岔五就要上演一回。

套路都差不多,在一段時間內,大量賬號突然發布類似信息,基本上都是XXX地方的XXX農產品大豐收,但是面臨滯銷,農民伯伯茶飯不思,愁眉不展。“果農心急如焚!!”“幫幫我們吧!!”“每次轉發都是一次義舉!!”文案幾乎都差不多,相同點都是很有沖擊力,再加上各種煽情的配圖,很容易讓人心生憐意進而沖動消費。

但是愛心助農這個事情,更像是一種運氣考驗,運氣好的能收到很好的產品,但是很不幸,和我一樣“不幸”的人實在太多:

隨意從愛心助農的頁面里挑了幾個店進去看了一下,一大波的曬圖差評和賣家秀形成鮮明對比。實物與圖片不符、物流派送延遲、水果腐爛等問題成為了差評中的熱門詞匯。近日還有某投訴平臺受理了一起“愛心助農”投訴案件,消費者投訴某平臺商家虛假宣傳,打著“愛心助農”的幌子,通過以次充好、評論刷單的方式欺騙消費者。其實“愛心助農”項目出現的虛假宣傳騙局并不是疫期首發,早在之前便已經形成完整的產業鏈條。消費者買了劣質品,電商平臺得到更多差評,當地水果被抹黑,好心被不法分子攪成“三輸”局面。

以至于現在提到愛心助農,很多人第一反應就是“悲情營銷”,愛心助農變成了一錘子買賣,善心被透支,大家再也不敢輕易消費了,最后傷害的其實還是消費者和真正受疫情影響產品滯銷的農民們。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在互聯網發展如此迅速的今天,信息不對稱的情況已經得到了很好的改善,為什么還是會出現這樣的“意外”呢?今天我們不談悲情營銷和背后的產業鏈,我們來聊聊中間商和專業分工。

從亞當斯密的分工理論看愛心助農

雖然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但是全國滯銷農產品還是不在少數,而消費者對其需求一直都在。

面對這種情況,各大電商平臺紛紛推出“愛心助農”活動,繞過了“中間商”,直接把援手伸向田間地頭,直接解決了農產品供給方源頭和消費者終端的信息不對稱問題。這看起來似乎是皆大歡喜的助農措施,還免得讓中間商賺取了差價,但問題卻正好出在少了的這個中間商身上。

愛心換來鬧心,相信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尤其是著名經濟學家亞當斯密,我懷疑他老人家早在很多年前就預見了這種情況,所以提出了“分工理論”。亞當斯密的時代,是一個手工業的時代,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第一次提出了勞動分工的觀點,并系統全面地闡述了勞動分工對提高勞動生產率和增進國民財富的巨大作用。分工極大地促進了社會勞動生產力,并進一步帶動了商品的交換,分工理論在手工業過渡到蒸汽機帶來的大工業時代,很好地順應了時代的轉變和需要。而隨著時代的發展,人類已經從工業化時代進入到了互聯網時代,在互聯網時代,分工依然十分重要。在愛心助農的流程中,正是缺少了中間商這樣一個專業化的分工環節——分工有合作,術業有專攻,這也就是中間商存在的意義和價值所在。由于長時間的誤導宣傳,很多外行人對“中間商”都形成了一個扭曲的刻板印象,似乎他們的存在就是一面“壓榨農民”、一面“抬高價格”的罪魁禍首,屬于應該被“消滅”的一環。如果沒有了中間商賺差價,大家直接從農民手里買水果,農民多掙錢,買家少花錢,豈不是兩全其美?

然而很可惜,現實往往是很殘酷的。殘酷之一:缺少專業的倉儲運輸考慮到客觀條件,農產品其實并不適合這樣從果農直接到消費者手里的銷售方式。首先,農產品這東西,時候到了就得摘,摘下來了你就得找地方去放,所以對倉儲要求高。其次大多數農產品作為生鮮,對運輸要求高,如果不經過專業處理,普通農產品的保鮮時間往往只有3到5天。如果沒有經過專業包裝,運輸過程中的磕碰擠壓則會導致其腐壞變質。現在知道為啥你收到的蘋果都腐爛了吧?

殘酷之二:農民,可能真的只會種地而已這也是術業有專攻的最好體現,負責種植采摘的果農們對于種植技術很有經驗,但是對于水果銷售可能一竅不通。我們日常買的農產品都是篩選過的等級貨,篩選率從10%-50%不等,現在農戶直接對接消費者,往往銷售的是未經篩選的統貨。如果是經銷商去進貨的話,這其中很多不合格品會被扔掉或者進罐頭廠。但是愛心助農的產品一般來說都是不分質量、規格、品級,混做一堆,按統一價格出售的商品。所以質量參差不齊也就很好理解了,因為其中至少一半應該是被中間商挑揀了扔掉或者進罐頭廠的。

中間商其實是在“保護”消費者

很多人不喜歡中間商,認為中間商賺的是一個不該賺取、可以節省的“差價”。

但是正如亞當斯密他老人家說的一樣,“請給我以我所要的東西吧,同時,你也可以獲得你所要的東西。”這個差價其實是應該存在的,允許中間商賺差價,給中間商他想要的東西,其實他也會給你你想要的東西,最終受益的還是我們自己。現在搞農產品電商的,其實就要通過“中間商”才能很好地進行交易,這些中間商基本上都是在當地很有人脈的“能人”,能夠調停各種矛盾,同時也掌握著大量倉儲、物流的資源。雖然多一道手價格肯定會更高一些,但相比直接跟無數農民打交道付出的精力成本與潛在的麻煩相比,顯然后者更加劃算。這才是真正可持續的商業邏輯。實際上,隨著經濟越發展,社會越進步,我們生活中的中間商也越來越多,幾乎是無處不在。

吃飯,美食、外賣APP,中間商!

住宿,各種訂房 APP,中間商!

租房、買賣房,中介幫忙跑腿,中間商!

出游,出行軟件搞定車票機票,中間商!

學習,各大直播軟件,中間商!

財經、股市資訊,財經秘書,中間商!

......在市場分工越來越細化的今天,中間商也會越來越多。這些中間商,都在賺著信息不對稱的差價。這個差價,跟水果經銷商賺差價的內在邏輯是一致的。但是這個差價并不是你做慈善家白給人送錢。而是你在必要的時候,花錢購買更好的產品和服務,節約自己的成本和時間。最近資本市場不平靜,有人提倡現金為王,也有人想要搏一搏單車變摩托。我們先看看黃金,V型反彈后開啟攀升狀態,曾觸及7年高位,后續是否還有上漲空間?

再看美股,經歷多次熔斷以后,本周開啟回升,是回光返照還是激勵政策后的反彈大勢?

最后看看A股,年后開市第一天暴跌后卻走出了小陽春的勢頭,上周連跌數日,本周小幅回升,漲勢能否持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