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宗阿膠應用牛皮,專家評價阿膠:“不能說一點沒用,但我認為雞蛋的價值比它們大多了。”

文/華商韜略 魏峰

3月26日晚間,東阿阿膠發布2019年年報——虧損4.44億元。

這是東阿阿膠自1993年以來27年首次出現虧損,也是自1996年上市24年來的首次虧損。

驢皮終于吹破了!

【1】

“自2006年以來,東阿阿膠前后提價17次,阿膠塊的零售價從每斤80元一路飆升至3000元,漲幅近40倍。”其中,2010年,累計提價幅度就達到60%,2014年更是高達79.65%。

至于漲價的原因,東阿阿膠對外解釋是:驢皮資源緊張。

和房地產、茅臺一樣,東阿阿膠越是漲價,驢皮越稀缺,投資價值就越高。由于漲價太快,導致渠道商養成了囤貨的傳統。只需要囤積一年半載,收益往往就能增加50%以上。

東阿阿膠也一度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券商們甚至喊出了“滋補第一品牌”、“千億市值”的口號。2017年鼎盛時期,東阿阿膠市值一度超過400億元。

該公司也因此獲得一個雅號:藥中茅臺。

不過,2018年2月,意外發生了。國內衛生健康權威機構,發布了一條微博稱,“阿膠是水煮驢皮”、“過年不值得買”。盡管,很快被刪除,但還是動搖了東阿阿膠的根基。

權威機構的一次“點剎”,讓消費者、投資者、渠道商重新思考阿膠到底是什么。

另外一邊,作為東阿阿膠的掌舵人、素有“阿膠少帥”之稱的秦玉峰,卻依舊用“文化溢價”貫徹著自己引以為豪的“價值回歸”:

“在明代,阿膠每市斤稅收征銀一錢六分,按當時稅收慣例,流通稅占銷售額1/20,折算阿膠價值每市斤三兩二錢白銀,相當于每市斤4000-6000元人民幣。”

阿膠已經上漲到每斤3000元天價,秦玉峰還是認為其價值被低估了,還應該再翻一番。

招商證券研報估算:每提價30%,東阿阿膠現有客戶便流失10%。

2012年,東阿阿膠占據著80%的市場份額,是絕對霸主。可到2016年,東阿阿膠的市占率下滑到32%。

再加上“水煮驢皮”事件,2018年第三季度東阿阿膠就出現業績下滑,并出現10年不遇的扣非凈利潤同比下降。

唱衰者潮水般涌來,公司股價也出現連續下跌。

為了粉飾成績,東阿阿膠想到了渠道商。放寬了渠道貸款,加大賒銷。將庫存產品“賣”給了渠道商。但這就如同房地產降價,越降越難賣。渠道商賣不出去,導致壞賬增加。

紙里包不住火。東阿阿膠2019年上半年業績降幅超過70%。同年,一貫只漲價不降價的東阿阿膠也做起了打折促銷。

如今,2019年全年成績交出,東阿阿膠出現上市以來首次虧損。年初,阿膠靈魂人物秦玉峰也下了臺。

東阿阿膠之所以出現這樣的問題,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或許是,秦玉峰的“價值回歸”做得還不夠徹底。

只要徹底“回歸”,阿膠原材料緊張的問題,就能夠迎刃而解。

【2】

驢皮緊張的問題很難解決。但,驢皮并不是根本問題。

英國廣播公司BBC曾報道稱:中國因大量消耗生產阿膠所需的驢皮膠,導致國內毛驢數字驟減。根據官方數據,國內毛驢數量已從1990年的1100萬頭降到2017年的300萬頭。東阿阿膠一度占據國內阿膠市場的80%以上份額,正是驢皮資源緊張的始作俑者。

早在2002年,東阿阿膠就投資2億元先后在山東、遼寧、新疆、內蒙古等地建立了多個“標準化養驢示范基地”。

不過,驢的經濟化養殖和驢脾氣一樣讓人頭疼。毛驢的繁殖能力很差,一般3—4年才能懷2胎,且每胎只有一只。出欄周期長達1-2年,出欄率大約只有20%。

處在膨脹期的東阿阿膠,曾讓驢皮價格也隨之一路飆升。

2006年,一張驢皮大約100元,到2016年最高時超過3500元。中亞地區一頭驢的價格才500-600元人民幣。暴利的驢皮很快催生了黑產。據說,走私驢皮一度比賣毒品還掙錢。

吉爾吉斯斯坦2012年毛驢存欄量約77萬頭,到2017年銳減至3.3萬頭。美國大量的野驢被非法運到墨西哥進行屠宰,然后再賣到中國去,導致美國驢險些滅絕。為了防止本國毛驢絕種,尼泊爾干脆禁止了毛驢出口……

不論是自養,還是進口,驢皮緊張問題都無法得到根本解決。

事實上,如果東阿阿膠徹底“價值回歸”,就和驢皮無關了。

根據唐朝的《新修本草》記載,唐以前的阿膠是用牛皮熬制成的。唐朝滅亡之后,五代十國戰亂不止,當時士兵的甲胄、盾牌、車馬、弓弩,都需要牛皮,甚至出現牛皮脫銷的情況。

古代,牛又承擔主要農業勞動力。因此,宋朝一統之后,嚴禁宰殺耕牛。后來,甚至達到“販牛皮一寸抵死”。

正是出于上述原因,驢皮開始取代牛皮,成為阿膠的主原料。

但是,在信奉古方的中醫人士心目中,依舊認為牛皮才是阿膠的正宗。即使到了明代,大醫學家李時珍寫《本草綱目》,依舊很學術地寫道:大抵古方所用多牛皮。

因此,在3000多年的阿膠歷史中,其中有2000多年的阿膠都是用牛皮做原料。

對驢皮的質疑由來已久,不過,當時阿膠正是收智商稅的利器,所以一直沒有太多人關注爭議。

2014年,北京協和醫院腎內科主治醫師陳罡就曾發表文章《阿膠,被“神化”的水煮驢皮》稱,阿膠就是水煮驢皮,和水煮豬皮、牛皮沒什么區別。從營養學上說,阿膠無法滿足人體對氨基酸的需求,甚至是一種劣質蛋白。

2016年,人民日報也在微博上發過一則關于貧血的科普帖,直言阿膠、紅棗、紅糖等補血神器無用。

2019年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年會上,丁香園創始人、生物信息學博士李天天談及阿膠作用時笑稱:“不能說一點沒用,但我認為雞蛋的價值比它們大多了。”

針對來自現代科學的質疑,東阿阿膠始終扛著“滋補國寶、“宮廷貢品”、“補血圣藥”、“貴妃養顏”的大旗,與中醫藥牢牢綁定,面不改色心不跳。

而按照歷史記載推斷,楊貴妃當年吃的阿膠,如果是正宗阿膠,應該是用牛皮熬制的。東阿阿膠蹭楊貴妃這個熱點,是不尊重歷史,涉嫌欺騙消費者。

秦玉峰從2006年掌舵東阿阿膠,最大的貢獻就是把這家地方性企業的驢皮小生意,做成全國、全球的大生意,把東阿捧上了“神壇”。

在營銷中,東阿阿膠強調自己是千年古方。如果秦玉峰真的“價值回歸”到千年古方,就要改回牛皮。講了那么多年的驢皮故事,就要徹底推翻了,這需要極大的勇氣和成本付出。

不過,如今驢皮已經吹破了,補也不上了,秦玉峰也走了,東阿阿膠該吹吹牛皮了。

一一END一一

圖片均來自網絡

歡迎關注【華商韜略】,識風云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