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8日,中國證券投資者保護基金有限責任公司發布《2019年度全國股票市場投資者狀況調查報告》。其中55.2%的散戶2019年是盈利的,而專業機構投資者則有91.4%是盈利的;29.1%的散戶加了杠桿,而機構只有27.6%;散戶約7成是自主決策投資,而機構超8成靠專業機構進行決策……詳細的,我們一一來看。

55.2%的自然人盈利,超九成專業機構盈利

從投資結果看,2019年,受調查投資者中股票投資盈利的合計占比55.2%(2018年為24.9%),盈虧持平的占比17.6%,虧損的合計占比27.2%。

盈虧區間上,“盈利10%-30%”的投資者最多,占比23.6%;其次是“盈虧持平”的投資者,占比17.6%;“盈利10%以內”的投資者占比次之,為16.6%。

圖1:2019年投資者盈虧情況調査結果

對于一般機構投資者來說,獲利情況好于自然人。調查顯示,2019年共有68.9%的一般機構表示盈利,其中盈利30%以內的占到48.6%,21.9%的一般機構表示盈虧持平,表示虧損的一般機構僅占9.2%。

圖2: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2019年股票投資獲利情況

專業機構2019年盈利表現最好。調查顯示,年度有盈利的專業機構或產品合計占比高達91.4%,其中盈利10%-30%的占35.6%、盈利30%-50%的占25.5%;年度盈虧持平的機構或產品占5.9%,而年度虧損的合計占比僅為2.7%。

圖3:受調查者所在機構或所管理的產品2019年股票投資獲利情況

“新手上路”占比明顯下降

證券知識水平方面,屬于“新手上路”的占比15.3%,較2018年下降13個百分點;48.6%的人“對投資有基本認知”,占比最高,較2018年提高1.5%。而“對投資產品較為熟悉”的人占比明顯提高,2019年占比28%,較2018年增加9.1%。

圖4:受調査投資者對證券投資知識的了解程度

股票仍是最愛,基金成“新寵”

資金配置方面,42.2%的自然人在股票上配資最多,較2018年提高3.3個百分點;現金配置比例最大的人占比16.8%,較2018年降低7.9個百分點。而配置公募基金比例最大的人從2018年的3%上升到2019年的9%,是所有金融產品中上升比例最多的。

圖5:受調査投資者資金配置比例最大的金融產品分布

與自然人相似,一般機構投資也主要布局股票。調查顯示,45.7%的受調查者投資金額最多的是股票,21.7%的受調查者投資金額最多的是銀行理財產品,而投資存款最多的受調查者占16.3%。

圖6: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投資金額最多的金融產品分布

而專業機構投資者投資股票更多。調查顯示,其所在機構或所管理的產品中股票投資金額在各類型投資中占比較大。其中股票投資金額占比在80%以上的有44.1%,股票投資金額占比在50%-80%之間的有28.2%,股票投資金額占比在50%以下的合計為27.7%。

圖7:受調查者所在機構或所管理的產品中股票投資金額的占比分布

投資者加大了股票投資比重

炒股不是生活,那么投資者會拿多少錢出來炒股呢?調查顯示,2019年66%的自然人投資者用來買股票的錢不超過家庭年收入的30%。

不過與2018年相比,股票投資比重低于10%的下降了13個百分點,而比重為10%-30%、30%-50%、50%-70%的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表明投資者進一步加大了股票投資在家庭年收入中的比重。

圖8:受調査投資者投資金額占家庭年收入比重的分布

一般機構投資者的股票持倉占比也多在30%以下。調查結果顯示,股票投資金額占所有類型投資金額比重在30%以下的有40.6%,介于30%-50% 之間的有28.2%,介于50%-80%之間的有20.1%,高于80%的有11.1%。

圖9: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股票投資金額所占比重的分布

而與2018年相比,受調查的專業機構投資者所在機構或所管理的產品在2019年的股票持倉倉位明顯提升,倉位在50%以上的機構合計占比從2018年的62.7%提升至2019年的77.7%,其中 倉位在80%以上的機構占比從27.1%升至46.8%。

圖10: 2019年受調查專業機構投資者所在機構或所管理產品的股票持倉倉位變化

近半自然人持股不超過半年

持股時間方面,32.8%的受調查自然人選擇“1-6個月”,占比最大;24.6%的人選擇“6個月-1年”,占比次之,而持股時間短于1個月的占比為14.3%。

與2018年比較,持股時間在“1個月以內”的投資者占比下降4.5個百分點,持股時間在“1-6個月”和“6個月-1年”的投資者占比分別提升3.2和2.4個百分點,而持股時間在1年以上的投資者占比變化不大。

圖11:受調查投資者的持股時間分布

對于一般機構來說,平均持股時間較自然人更長。具體而言,平均持股時間在1-6個月的受調查者占30.0%,6個月-1年的占28.1%,1-3年的占20.6%,3年以上的占15.3%,而1個月以內的僅占6.0%。

圖12: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的平均持股時間分布

自然人中線為主,機構長線為主

投資風格方面,受調查的自然人傾向于中長線投資。其中,38.1%的人傾向于“波段操作,中線為主”,占比最高,較2018年減少0.1個百分點;35.2%的人傾向于“價值投資,長線為主”,較2018年下降3.1個百分點;而“快進快出,短線為主”的人占比17.9%,較2018年大幅下降10.3個百分點。

在股票標的選擇上,部分投資者有“喜歡打新”、“喜歡ST和重組股票”的傾向。其中,“喜歡打新”的人占比18.6%,較2018年增加2.6個百分點;“喜歡ST和重組股票”的占比2.8%,較2018年增加0.5個百分點。

圖13:受調査投資者的操作風格分布

而對一般機構投資者來說,則更傾向于“價值投資,長線為主”。數據顯示,55.5%的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傾向于“價值投資、長線為主”,選擇“波段操作、中線為主”和喜歡“打新”的占比分別為29.5%和19.9%。

圖14: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買賣股票的操作風格

至于專業機構投資者,在股票投資風格上,對于受調查者所在投資機構或所管理的產品的股票投資風格,77.7%是主動管理,13.3%是量化為主,被動管 理、對沖或其他(含多策略)的占比較少。

圖15:受調查機構的股票投資風格

科創板、創業板投資偏好加強

板塊傾向方面,2019年自然人的板塊傾向性明顯加強。調查顯示,48.8%的人表示“主要投資于主板和中小板”,占比最多,較2018年增加7.7個百分點;而36%的人對投資板塊“沒有固定傾向”,較2018年大幅下降了14.1%。

此外,10.8%的人表示“主要投資創業板”,較2018年增加2個百分點;至于2019年年中新開市的科創板,有4.4%的人表示“主要投資科創板”。

圖16:受調査投資者對投資板塊的傾向性

而一般機構投資者與自然人投資者的調查結果有所差異。調查中,有50.9%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表示沒有固定傾向,38.2%的受調查者主要投資主板和中小板股票,主要投資創業板和科創板的受調查者占比較少。

圖17: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的板塊投資偏好

而專業機構投資者則主要表現在行業配置變化上,調查顯示,2019年專業機構投資者重點配置了科技行業。

圖18: 2019年受調查專業機構投資者重點配置行業的分布變化

加杠桿的人在變多

至于是否加杠桿方面,調查顯示,自然人對利用杠桿資金炒股的態度仍較為謹慎,但2019年杠桿投資占比有所增加。數據顯示,受調查者中,2019年有29.1%的人使用了杠桿資金,較2018年的23.5%增加了5.6個百分點。

圖19:受調査投資者使用杠桿資金的情況

而受調查的一般機構投資者投資股票時使用杠桿資金的比例比自然人還低,僅27.6%的受調查者表示使用了杠桿資金,且杠桿資金占本金的比例不高,基本在本金的50%以內。

圖20: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的杠桿資金使用情況

自然人自主決策,機構靠專業機構

投資決策方式上,67.1%的自然人投資者依靠自己分析做出投資決策,占比最多,但較2018年略微下降5.8個百分點;根據朋友推介或網上專家專家推介合計占比22.8%,較2018年略微上升2個百分點;接受專業投資顧問輔導的投資者比例由6.4%提升至10.1%。

圖21:投資者進行投資決策的方式

對于一般機構投資者來說,在做出投資決策的方式上,59.9%的受調查者表示通常情況下是由企業內部討論分析決定投資決策,25.0%的受調查者表示會參考券商研報或分析師推薦,根據網上投資專家推介或接受專業投資顧問輔導的占比不高。

圖22:受調查一般機構者做出投資決策的方式

投資者更加注重長期收益

至于投資的目標方面,51.6%的自然人投資者表示“注重長期受益, 希望穩定增長”,13%的受調查投資者表示“注重短期受益,追求高波動”,剩余投資者認為自己的投資目標介于上述兩者之間。與去年相比變化不大。

圖23:投資者的投資目標

而受調查的一般機構投資者,較自然人更加重視長期收益。調查顯示,58.6%的受調查者表示注重長期收益、希望穩定增長,只有6.0%的受調查者表示注重短期收益、追求高波動,余下35.4%的受調查者表示投資目標介于前兩者之間。

最看重收益率和風險程度

在投資金融產品時主要考慮的因素方面,“收益率”和“風險程度”依然是自然人關注的主要方面。數據顯示,78.5%的受調查者選擇“收益率”,54.1%的受調查者選擇“風險程度”。

當然,與2018年相比的話,“買賣的便利度”、“投資期限”的關注度有所提升,二者的選擇比例由2018年的17.3%和9.2%分別提升至2019年的21.5%和11.3%。

圖24:受調査投資者對各類投資因素的關注程度

相對自然人而言,一般機構投資者則更加關注風險程度。受調查的一般機構投資者表示在投資金融產品時主要考慮的因素是風險程度和收益率,且對風險程度的選擇占比(73.6%)略高于對收益率的選擇占比(69.0%)。而相關投資費用和最低投資額度則不是一般機構投資者考慮的主要因素,選擇比例很低。

圖25: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投資金融產品主要考慮的因素

投資者風險偏好有所上升

對于期望收益與風險,“產生一定的收益,可以承擔一定的風險”仍然是自然人選擇最多的,比例為60.2%,較2018年繼續增加3.9個百分點。

但與2018年比較的話,可以發現投資者的風險偏好有所上升。其中“盡可能保證本金安全,不在乎收益率比較低”的投資者比例由27.4%降至14.9%,而“產生較多的收益,可以承擔較大的投資風險”的投資者比例由12.5%升高至19.6%。

圖26:受調査投資者對投資風險和收益的偏好情況

而與自然人投資者相比,一般機構投資者更加注重本金安全,承擔較大投資風險的意愿更低。調查顯示,54.2%的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選擇產生一定的收益、可以承擔一定的投資風險,26.6%的 受調查者選擇盡可能保證本金安全、不在乎收益率比較低,只有19.2%的受調查者期望產生更高收益并愿意承擔更大的投資風險。

圖27: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進行投資的期望收益情況

止盈變現的預期收益率在上升

而股票投資的盈利方面,多數受調查的自然人投資者選擇在10%-30%和30%-50%兩個盈利區間賣出變現,其選擇比例分別為38.8%和32.1%,合計占比70.9%。

與2018年相比較,選擇在30%-50%和50%以上兩個高盈利區間賣出變現的投資者占比分別提升5.0和1.8個百分點,選擇在10%以內和10%-30%兩個低盈利區間賣出變現的投資者占比分別下降4.7和2.1個百分點。表明2019年投資者賣出止盈的預期收益率有所提高。

圖28:投資者賣出變現的盈利區間分布

而九成以上的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表示在投資股票盈利10%以上才會賣出變現,選擇在盈利10%-30%、30%-50%和50%以上時賣出變現的受調查者占比分別為33.9% 36.2%和 22.2%。

圖29:受調查者一般機構投資者會賣出變現的股票盈利區間分布

承受的股票虧損比例有所提高

對于股票投資虧損方面,受調查的自然人投資者產生焦慮情緒的虧損比例集中在10%-30%和30%-50%兩個區間,其選擇比例分別為31.7% 和29.5%,合計占比61.2%。

與2018年相比較,在虧損10%以下時會出現焦慮的投資者占比由13.7%降至9.5%,而在10%以上的各個虧損區間出現焦慮的投資者占比均有所增長。表明受調查投資者能夠承受的虧損比例有所提高。

圖30:投資者產生焦慮情緒的虧損區間分布

處理虧損方式更加理性

在處理股票虧損方面,受調查自然人投資者更傾向“短期 低買高賣,對套牢的股票高拋低吸”和“賣掉一部分,并考慮換 股”的止損方式,選擇比例分別為39.8%和25.1%。

而與2018年比較,明顯變化在于選擇“低買高賣”方式止損的投資者占比增加8.3個百分點,而選擇“做死多頭,一直持有”的投資者占比減少6.4個百分點。表明投資者處理虧損更顯理性。

圖31:投資者減少股票虧損的方式

而面對虧損,一般機構投資者會比自然人投資者更為積極的采取措施減少虧損。多數受調查的一般機構投資者會通過高拋低吸或換股等方式減少虧損,選擇比例分別為34.7%和31.8%。

圖32:受調查一般機構投資者應對股票虧損的措施

當然了,專業機構投資者在出現風險時,同樣會降低股票倉位。調查顯示,65.4%的受調查者表示當市場出現風險釋放、大幅下跌時,其所在機構通常會降低股票倉位,23.9%的受調查者表示會使用衍生品對沖,僅有7.4%的受調查者表示不會采取特別措施應對。

圖33:市場大幅下跌時受調查者所在機構采取的措施

年齡越大,持股時間越長且越傾向價投

若是結合年齡來看的話,調查顯示出3方面的特征:

1、投資者的年齡與平均持股時間基本呈正相關,年齡越大的投資者平均持股時間越長;

2、隨著年齡的增長, 投資者買賣股票的操作風格越傾向于長線為主;

3、老年投資者更喜歡“打新",各年齡區間投資者對ST和重組股票都沒有特別偏好。

學歷越高,風險偏好越高

再考慮學歷的話,調查發現,投資者的學歷與風險偏好呈現明顯的線性關系,投資者的學歷越高,風險偏好程度越高。

在“盡可能保證本金安全,不在乎收益率比較低”選項上,投資者的學歷越高,選擇該選項的比例越低;而在“產生較多的收益,可以承擔較大的投資風險”選項上,投資者的學歷越高,選擇該選項的比例越高。

圖34:受調査投資者對投資風險和收益的偏好情況

證券知識和對市場的理解是盈虧的關鍵

而什么是影響盈虧的關鍵呢?調查顯示,64.8%的受調查投資者將股票投資盈虧的原因歸結于“自身證券知識儲備以及對市場的理解”;緊隨其后的是“國家政策和監管部門的政策影響”,有55.1%的受調查者選擇該項。而在2018年,“國家政策和監管部門的政策影響”劇首位。

圖35:受調查投資者對股票投資盈虧原因的看法

而專業機構投資者則更看重宏觀經濟和基本面的變化。調查顯示,分別有62.2%和60.1% 選擇“宏觀經濟預期”和“行業基本面變化”。而“場內外資金變化”、“國際經濟金融環境”以及“技術指標”的選擇比例分別為21.8%,19.1% 和 14.9%。

圖36:影響受調查專業機構對市場整體預期的主要因素

投資者希望強化信息披露

至于投資者保護工作方面,“進一步明確市場規則, 強化信息披露”是投資者認為最應明確和強調的方面,與上一年 度調查結果一致。投資者對“增加上市公司分紅制度”、“進一步強化投資者教育和宣傳引導”、“修改完善退市制度”、“強化證券違法犯罪的打擊力度,加大行政處罰限額”和“加強證券基金行業文化建設”的關注度也較高,均排在前六位。

僅供投資者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